,,priest"

文字控,电影厨,反反智主义,理想的现实主义者,一个想装作有趣的无趣的人

不吐不快

讲真跟没有集体意识的人做室友真为难
好,我知道你是自由放任惯了,从小到大都没人因为你的生活方式管过你说过你,你只是以自己的方式生活,与我们何干与他人何干?
可是你也别忘了,你毕竟还是在学校的集体宿舍住着的。如果真的认为个性大于天,任何人无权干涉你的私人领域,那么请自己出去租房。有一句话说的好,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反过来说也是一样的,如果你连为了自己所谓的个性出钱开拓一片只属于自己的空间也觉得不值得,那么你所谓的私人领域也不过如此了。
大家都在同一屋檐下住,况且空间狭小没有分割,一个人的生存活动怎么可能不干涉到其他人?你追求自由,日夜颠倒,桌面凌乱,寝室里到处都是你生活的独有印记,虽然没有明面上说过别来管我干你屁事,但总是以消极的方式对抗试图让你融入寝室生活的我们。比如在门上贴字条,用桌子占据通往阳台的大部分通道,从来不参与我们集体搞卫生,洗完澡以后忘记关喷头。
好,这些我都可以容忍,包括最近才出现的半夜不睡觉开着语音打游戏,我说了几次,也不过是把声音放小,从未放弃过你坚持的事情,很有毅力。
我们寝室其他人都尽量给你最大限度的自由,除了真的影响到我们生活的行为,基本上从不过问。你讨厌我们对你的生活方式发表意见,坚持自由个性,我们都尽量容忍你。
可你能不能最低限度的尊重一下我们呢?
每次寝室检查卫生,我都会督促其他人整理自己的东西,一般情况下我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总会把整个寝室打扫一遍,然后其他两个妹子也会自觉整理好自己的东西,可是只有你。对我的话置若罔闻,三番两次的催促,换来的知识不耐烦的嗯和随随便便的把满地散落的东西往里面一推。我还能怎么办呢?对你大吼大叫?强行给你收拾?还是撂下狠话从此同一个寝室的人老死不相往来?
哦对了,我还真的强行帮你收拾过,帮你把衣服一件一件的叠好放到衣柜里,地毯擦干净,垃圾收拾好,换来的是你一句“以后不要帮我收拾了”,呵呵,如果不是当晚学校要来查寝,我怎么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我们都尊重你的生活方式,尽量不打扰你,不干涉你,给你集体生活最大限度的自由,可你也能不能稍微尊重一下我们?我们三个每次查寝都收拾的很干净的桌子,只因为你一个人,就总被判为不及格,你心里真的过得去吗?
说来其实你也没有大毛病,就只是生活中点点滴滴,鸡毛蒜皮。可我们大多数人的生活就是由小的不能再小的琐事构成的,抱歉我没你那么光风霁月,大刀疏阔,我就是会被鸡毛蒜皮影响心情,影响生活。
你总是给我一种感觉,好像生活在集体宿舍就是委屈了自己,每每你做出一些不顾及别人感受的事,经过别人提醒改正后(有些并没有改正),你总是表现的像自己做出很大的让步一样。可能对你来说这确实是让步,对自己生活方式的挑战,也许也触及到你的底线。可是我们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现在这个年代,谁不是独生子女?谁不是被家人娇惯着长大的?谁不是进入大学才第一次过集体生活?谁不是中学时代放纵惯了的混世小魔王?可我们都在改变啊。
刚开始进校,军训,第一次住集体寝室(其实也不算第一次),我也有些自私任性,作息时间和你们不一样,收拾东西声音还大,总是惹得你们睡不了觉,你们对我吐槽也不少。一开始我也不知所措和委屈,后来想想这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寝室,大家都有休息的权利,而且你们都不约而同的吐槽我,估计我确实有点问题。所以我尽量改善自己,在你们都睡觉时把动作放轻,现在貌似取得了不错的效果。这对我来说,应该也是一次成长和改变的经历,从不知顾及旁人感受的唯我独尊的小孩儿,逐渐变得稍微懂了一点照顾别人。因为人毕竟还是社会动物啊,我想我作为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一定不可能自己生活下去,一定要在与旁人的相处,摩擦,争吵甚至大打出手中活下去。因为这就是人性啊。
我把和别人相处学到的东西看做成长,也许在你看来只是对自己生活方式的打搅。
可是我们毕竟有缘在同一屋檐下生活四年,能够以一举一动都影响到别人生活的近距离朝夕相处。我不说中国高校的集体宿舍制度究竟是好是坏,反正我们都已经在这样的现实里了,无论怎样都要学着适应,就当是下放基层四年的考察吧,毕竟这种经历以后也不会再有了,过一天少一天。不说感谢室友的不杀之恩,只说彼此珍惜,各自珍重。
我这么做不一定是正确的,甚至不一定是恰当的,可是我只知道,影响别人休息和集体荣誉的问题,是一定要说出来的。
——所以你能不能下次好好收拾一下自己那里的卫生?
还有,以后不要再半夜开着语音玩游戏了,你不知道万籁俱寂你的声音和敲键盘的声音有多大= =和熬夜写论文完全不一样好吗?

评论

热度(1)